持续半年之久的上海市浦江镇群益村被视作强拆的风波,已过去几个月了,然而村民的合法权益一直悬而未决,当地有关部门始终没有找到很好的的解决之道。不知真是束手无策还是就无所作为。纵观历史,拆迁是城市建设发展的必然结果,然而不顾及老百姓利益的拆迁让人痛心,为止叹惋。城市化的进程和繁荣,不能无视拆迁户的满脸伤痕和痛苦流涕,他们需要生产生活,更需要和谐稳定的家园。 阅读全文

顺义区原区长助理,现任北京城市学院副校长,职称履历造假骗取扶贫资金。(详见图1、2)。

今年以来,全国已查处多起高校领-导干部对党不忠诚、造-假、腐-败等案件,高校已成造-假和贪-腐的“重灾区”。最近,又报出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论文造假事件,与蔡派副校长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骗取政-府扶贫资金。北京城市学院副校长蔡派在负责北京市顺义区“荆坨村”等三个贫困村的“引智帮扶”工程中向顺义区政-府申请帮扶资金300万元人民币,建设[蔬菜标准化基地]项目,2019年8月被顺义区审计局查出严重问题。据记者调查,蔡派副校长在“引智帮扶”工作中,只专注媒体宣传,不做实际工作,善于表演,搞假大空。在脱贫攻坚方面,中央三令五申不许假大空、帮扶专项资金不允许被套用。蔡派副校长知法犯法、顶风作案、对党不忠诚、善于做两面人,必须坚决打掉脱贫攻坚的“拦-路-hu”。   阅读全文

为全面贯彻落实农村环境整治“三年行动”计划,今年八堡乡政府围绕“村容整治”这个目标和创建“洁净家园”的要求,将整治农村环境卫生作为农村建设的重要突破口和切入点,紧紧抓住改善农村人居环境这个核心,以改善农村面貌为目的,以治理农村“脏乱差”和建立长效管护机制为重点,实施农村环境卫生整治,全面可视范围内的房前屋后绿地、空地,公路两侧及村庄路上所堆放的各种杂物、砂石、建材等积存垃圾,建立建全符合农村实际方式多样的生活垃圾收运置体系。可是,在八堡乡各村环境整治中,有不少村的老百姓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29日,睡梦中的刘东被妻子的尖叫声惊醒:“赶紧报警,着火了。”03:21刘东报警,手机主叫河北省沧州市盐山县消防大队119,成功报警通话1分9秒。

当时死者高淑会在三楼卧室闻到烟味,立即将丈夫刘京东叫醒。期间又到隔壁将大儿子叫醒,刘拨打119期间将小儿子叫醒,又打电话通知了房东。 阅读全文

       位于湖南省东南部,郴州最北端有个安仁县,东界茶陵县、炎陵县,南邻资兴、永兴,西连衡阳耒阳,北接衡东县、攸县,素有“八县通衢”之称。素有“安仁县母亲河”之称的永乐江流经于此,在经历上游惊心动魄的奔走后,河水进入渌田显得温顺了许多,翠绿如玉,温柔如绵,醉人的绿给人以春深似海的感觉,又似闲庭信步。        然而,在近段时间以来,安仁县永乐江镇的居民们诉称位于当地有一家叫“宝莲花”的酒店,在没有向国土部门交纳土地出让金,没有办理出国有土地使用证的情况下,就由当地的主要领导直接进行干预,指示和授意当地相关部门办理报建审批手续。宝莲花酒店原有宅基地面积为507.28平方米,可是规划部门不但多批了317.12平方米,还对宝莲花酒店又超出395平方米进行建设的行为更是视而不见,导致宝莲花酒店目前非法侵占获得集体土地面积712.12平方米,建设完工时的总建筑占地面积达1219.4平方米之多。 阅读全文

审理“长沙市雨花区法院法官被打”案的长沙市岳麓区法院。刘虎 摄

撰文 | 刘虎

2015年9月发生在湖南长沙、经最高法院两次批准延期的“扰乱法庭秩序罪案”,今年8月做出一份判决:长沙市岳麓区法院在中止两名被告人审理的情况下,单独判决三名被告人中的一人胡杨罪名成立,处以拘役。 阅读全文

        最近,接浙江省嘉兴市四十多户居民联名实名举报以章权为首的黑恶势力巧取豪夺、坑蒙拐骗、恐吓威胁、打砸抢盗等黑恶手段,以零对价获取“中安市场”70%的股权,使150户业主所购“广益大厦”公寓变成“小黑屋”,为此,媒体赶赴现场进行了调查。
阅读全文

值此双十一之际,许多汽车电商平台推出重磅优惠措施,有购车欲望的消费者也跃跃欲试,准备借此机会入手爱车。但是对消费者来说隔行如隔山,稍有不慎就会陷入商家的“套路”中。11月10日晚,深圳电视台全媒体直播特别节目《诚信双十一.现场在行动》播出,揭露了国内一家知名汽车零售平台的黑幕。 阅读全文

  近日本网接到北京市房山区长阳镇北京默园餐厅业主郑爱华多次向本网投诉。在2010年与合伙人在北京市房山区长阳镇杨庄子商业街2号和房东签订了租房协议,租赁期限为十四年,租赁地址是房山区长阳镇杨庄子商业街2号,并且办理了相关营业执照等相关文件手续,投资装修购买设备花费120余万元(一百二十万的投资是卖掉老家的房子和亲戚朋友那里借来里,至今还没有还清),经营默园餐厅餐厅和公寓。2017年6月北京市房山区长阳镇拆迁办对餐厅、公寓多次测量登记,说要拆迁,在这期间郑爱华问长阳镇拆迁办和村委会要拆迁补偿协议,长阳镇拆迁办答复是不对企业签拆迁签补偿协议,企业补偿问房东要,有争议问题找房东。郑爱华也多次找房东协商此事,但房东的答复是长阳镇拆迁办也没给我们签拆迁补偿协议,说是先拆后补,补多少我们也不知道。 2017年 9月15号长阳镇拆迁办在没有任何拆迁补偿协议的协议的情况下,口头通知让郑爱华2017年9月19日交钥匙,如果9月19日不交钥匙将强制拆迁。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郑爱华将默园餐厅和公寓钥匙交给长阳镇拆迁办,使经营的餐厅和公寓被拆除。餐厅和公寓被拆除以后郑爱华多次找长阳镇拆迁办和村委会沟通补偿款的事宜,均无结果。在租房合同经营租赁期限还没到,默园餐厅和公寓被长阳镇政府拆迁,也没有给企业任何的补偿协议下进行拆迁不符合国家的有关政策,1000多千平方米的房屋搬家只给三天时间,100多个餐位、60张公寓床,30多台空调热水器和各种家具电器设备等价值100多万元的财务在万般无奈的情况当废品处理,100多万元的装修设备卖了不到三万。 阅读全文